很有趣的是,以為已經把過去在日本的痕跡都消除了,沒想到在網路中的某個角落還是留存著以往的紀錄。
 
這不禁讓我想起好久以前,很久以前認識的一個筆友。
當時真的是要提起筆,想著要用哪一種信紙,信封,想著要寫些什麼,對方會回來的反應...........每天都期待著郵差先生的到來。
就算是很無聊的小事,還是可以每次都寫個2,3張信紙。通信了3,4年,所收到來自對方的信件已經有一大包。
.....不過,最後因為個人因素就將這段關係給結束。
當時莫名地就是不想要將自己的心情留給對方,要求互相將信件退回。但是,對方是個很念舊的人,無法理解為何要有必要結束,又為何不能留著信件當做紀念,最後是在爭論這件事之下分開。可是啊,還是把對方的信全寄回給了。兩人成長的記錄,就只對方才有了。如果對方已經把它們都丟了,當然就只剩下記憶中的美好部份。
 
離開日本時,狀況雖然不同,也是同樣的心情,所以將過去的網誌都砍掉了。
不過偶爾,會發現有莫名的搜索接到這個新的網誌上,而且竟然可以看到過往的紀錄。
 
心情不同,看著過往的紀錄,突然還是會想起你。
 
創作者介紹

外星花的某某觀察記事

外星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